早教中心关门 400余孩子无法上课

  • 文章
  • 时间:2018-09-21 15:44
  • 人已阅读

( 佘晖)冯女士怎么也没想到,给孩子交了近万元的早教费,两年的课时才上了半年,早教中心就关门了。有家长称半年前约课就很难 冯女士家住西安市胡家庙附近,女儿一岁多的时候,便在附近万和城购物中心三楼一家名叫艾米熊国际早教中心的店给孩子买了课时。“2017年9月我交了9337元,总共买了77节课,能让孩子上两年。”冯女士说,她也就周末能带孩子来上课,一般就上上音乐课、手工课、活动课。前段时间,女儿被送回老家了,最近才接来。5月8日,她带着孩子去万和城购物中心逛,走到艾米熊早教中心时,却发现大门紧锁,已经不营业了。 早教中心门上贴着一张通知,是早教中心校长写的,意思是说她从别人手里接手早教中心后,发现自己被骗了,现在经营不下去了,正在走法律程序进行维权……冯女士说,在她看来,这就是校长关门跑路了,要不然她怎么不想想这么多孩子咋办?不办也可以,至少把学费退了啊。 同样感到受骗的还有刘女士。她说2017年7月29日花了9600元在这家早教中心给1岁7个月的女儿买了课时,这些课时平均下来也是两年上完。刚开始孩子约课都很顺利,但从2017年11月开始,课特别难约,“我给孩子约乐动课,每次都约不上,老师总说没人上,孩子太少无法开课”。刘女士说,她私下问了几名家长,都是约课困难。她为此和约课老师吵了一架,最后找到早教中心的校长刘晓梅,说明原因后,后来再约课,刘晓梅没再拒绝,但好几次都是她的孩子独自在上课。刘女士没想到早教中心会关门,在她的印象中,如果是周末,其实来上课的孩子还不少。早教中心负责人:关门是因无力承担各项开销 昨日下午,该早教中心负责人刘晓梅说,关门实在是无力再承担各项高昂的开销。 刘晓梅说,如果当初她接手时把账目都交接清楚,可能就不会有今天的局面了。2017年10月20日,她从王某某那儿接手早教中心,当时也签了转让协议,总共向对方支付了65万元转让费。但后来发现,实际会员多达387名,而这些会员大多数的课时都只上了一小部分,“按理说没上的部分,你把钱收了,就应该移交相应的课时费,但对方都没移交。”刘晓梅说,她不断跟王某某沟通,但一直无果,后来甚至连人都联系不上了。她一直向亲朋借钱承担着每月各项支出,直至今年5月,实在无力承担,便关了门。 刘晓梅表示,她已将王某某起诉到了法院,目前正在诉讼阶段。她自己招收了几十名学员,她会想办法退还学费,王某某招收的学员涉及后续230多万元的课时费,“虽然在转让协议里提到‘承接后应服务现有会员课时直至毕业’,但我拿什么让会员毕业?钱被王某某收走了,她总得把没上完的课时费给我吧?” 据了解,因早教中心关门无法上课的孩子有400多人。大米童趣实业有限公司:早教中心办执照用了公司手续 除了王某某,刘晓梅还状告了陕西大米童趣实业有限公司,因为早教中心的营业执照是该公司的。尽管该公司发了声明,表示该早教中心未经他们授权、私自使用陕西大米童趣实业有限公司的企业资料与标识开展经营活动,但从法律上来讲,这家早教中心还是归属陕西大米童趣实业有限公司。因此,在众多家长维权时,该公司派人协调此事。 据该公司工作人员介绍,目前经过大米、刘晓梅以及商场三方协商,尽可能给家长调配商场内其他少儿培训的课时,目前还在商谈中。工作人员还说,之所以早教中心能用他们公司的名字注册,是早先创办早教中心的人和他们公司的一名股东私交好,为了能办下执照来,所以用了他们公司的手续,但实际上他们公司并未参与其中。 随后, 致电王某某,但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对调配课时的办法,刘女士和冯女士都无法接受,因为调配课时的少儿培训机构,适合的最小孩子也得在三四岁以上,她们的孩子都才两岁多点,根本没合适的课调配,此事目前还在进一步协商。

上一篇:定格在画面上的幸福婚姻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