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格在画面上的幸福婚姻

  • 文章
  • 时间:2018-09-21 15:43
  • 人已阅读

  他87岁时,患老年痴呆症的妻子去世了。他无法排解对妻的思念,决定画下他俩的故事。将两人的故事定格在画面上的时候,他感觉爱妻还活在身边。

  

  初识时,他们都是青春年华,他24岁,她22岁。1946年夏天,从黄埔军校毕业的他接到父亲的家书,信上说让他假期回家订婚,女方是父亲世交的女儿。当两家长辈将两人相互介绍给对方时,那电光石火的一瞥,人生大事就这么定了。临走时,他向她要了张照片。照片上,艳丽的石榴花下,少女卷发、瓜子脸、细弯眉,看得他满心欢喜。从此,他觉得自己的生命里多了一个牵挂的人。

  

  之后,内战打起来的时候,他解甲归田,回家娶了她。时局动荡,婚后的他带着她过着漂泊的生活。为了生存,他在贵州当雇员、在南昌开面店、上夜校学会计、到粮食局面试、投简历给测量队、卖干辣椒,前后做过好几种工作和生意。生意经营不善屡屡蚀本,经济拮据的他们只能住四张木板搭建的“亭子间”。但,生性乐观的他却因有爱相伴,总是以苦为乐。

  

  1949年,国民党败退台湾的时候,他原本有机会去台湾。但他离不开她,他说岳父将她交给了他,他就得为她负责到底。因为这个决定,他付出了沉重的代价。1958年,因为历史问题,他被遣送到安徽劳动改造,不得不离开心爱的妻子。单位领导找她谈话:“你要与这个人划清界限。”在那个年代,很多夫妻因为怕被连累都与另一半分开了。然而,为了爱,她却冒着被连累的风险,将领导的要求给顶了回去。她说:“他第一不是汉奸卖国贼,第二不贪污腐败,第三不偷拿卡要,我怎么能跟他离婚?”有她的默默支持,他度过了那段艰难的岁月。

  

  他不在家,她靠微薄的收入难以养活几个孩子。无奈之下,她去博物馆建筑工地背水泥、做勤杂工,以多换取点酬劳。然而,她柔弱的肩膀真的扛不起那么重的责任,多年的辛劳,累坏了身体,患上了难以治愈的肾病。

  

  想到他在外边受苦,她心里无限牵挂。那年夏天,心疼他在外边吃苦,她把家里的全部粮票集中起来换了一斤糖。她对孩子们说:“你们的父亲在外面很辛苦,这些糖要给他吃。你们每个人拿一粒,其他都要给爸爸寄过去,你们说好不好?”孩子们一致点头。他们很听母亲的话,很懂事。那些她和孩子们省吃俭用寄给他的糖,他视若珍宝,压在枕头底下,想家的时候才拿一颗放在嘴里细细品尝。身在异乡的他深知她和孩子们日子的艰难,每年春节,他都将自己节省下的各种票证换成吃的,用扁担挑着赶火车搭汽车,一路颠簸地赶回家给她和孩子们改善生活。

  

  直到21年后的1979年,落实政策后的他终于和她得以团圆。而这时候,他们的第三代都出生了。与妻子团聚的他终于能在家里看书练字了,终于能看着她给第三代讲故事了。这段时间,成了两人最快乐的时光。

  

  这样温馨的日子没有持续多久,便被突如其来的病魔给破坏了。她的肾病越来越严重,只能靠透析维持生命。雪上加霜的是,肾病还未治愈,她又得了老年痴呆。渐渐地,她的记忆变得混沌,有时候连他也不认识了。看着她被病魔折磨得痛苦万分,他心疼,他极尽所能地照顾她,像哄孩子一样哄她吃药、吃饭,陪她做透析,照顾她的衣食起居。她说想吃什么,无论多晚,他都会出门去买。

  

  就这样,他照顾了她多年。他87岁那年,她离开了他。这时候,离他们结婚60周年纪念日仅差几个月。弥留之际,已将他忘记好多年的她似乎记起了他。她偏过头,浑浊的眼睛突然变得清澈,直愣愣地看着他已经苍老的脸,一滴眼泪顺着眼角滑过脸庞。她最后一滴泪,成了他画册的最后一幅画。

  

  这段凄美爱情故事的主人公是饶平如先生和他的妻子毛美棠。如今,饶老的画册已经出版。画册在令我们感动的同时,也让我们相信:婚姻不是爱情的坟墓,而是爱情的开始。

  

  “人生苦短,青春难再;莫负初衷,相敬相爱。凡事包容,凡事期待;凡事相信,凡事忍耐。白头到老,幸福愉快;地久天长,真情永在。”这是饶老爱情生活的真实写照,也是婚姻生活幸福的真谛。

上一篇:讲深讲透改革开放伟大成就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