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掀起反犹浪潮

  • 文章
  • 时间:2018-09-21 15:43
  • 人已阅读

很难说在法国爆发的多场反以游行在多大程度上是个幌子,但经济危机冲击下法国社会的躁乱、反移民情绪的影响和极右势力的崛起,再加上对犹太人由来已久的成见,的确在社会的不同层面掀起反犹浪潮。

在法国近期上映的本土电影中,一部名为《咱们到底对上帝做了什么》的喜剧尤其叫座。片中一对虔诚的基督徒父母,将四个女儿分别嫁给了四个不同种族的女婿:阿拉伯人、犹太人、华裔和非洲黑人。电影用戏谑的方式呈现了法国社会族群融合中的诸多问题,宣扬了一种兼容并包的多元文化。然而,现实中的矛盾冲突却尚离皆大欢喜的结局相去甚远。

刚刚过去的7月,在法国人眼中并不太平。巴以冲突持续升温,加沙的战火也在炙烤着由多种族组成的法国社会。7月19日-20日,巴黎市北的巴贝斯街区和郊区城市萨塞勒上演了反对以色列攻打加沙的示威游行。

在有“小耶路撒冷”之称的萨塞勒,游行逐渐演变为与警方的街头对抗、焚烧垃圾桶和汽车以及打砸犹太人店铺的暴力行为,当地犹太教堂也受到燃烧弹的威胁。

对此,法国总理瓦尔斯明确指出,这就是反犹主义和种族主义。法国内政部长卡泽纳夫在前往萨塞勒视察时表示,人们有权表达自己对加沙战事的立场,但拿犹太教堂或犹太人经营的商店出气令人不能容忍,“任何理由都不能将反犹主义合理化”。

反犹问题一再升温

7月23日,在“法国全国巴以公正持久和平促进会”的号召下,来自50多个组织、政党及工会的上万民众又一次在巴黎市中心举行示威游行。这一次,法国警方密切监视着游行队伍。示威者不仅把以色列作为众矢之的,还举出“奥朗德是杀人犯”一类标语,矛头直指法国政府。一位60多岁的示威者愤慨地说:“奥朗德就是同谋,法国政府应该停止对以色列的支持,我们已经忍受不了每天计算死亡人数。”

除去某些紧张时刻,这次游行的气氛远未达到前一次的程度,也并未出现过激行为。事实上,法国内政部此前曾经禁止一些可能导致过激行为或暴力的抗议示威,但此举亦激起各界争论,反对禁令的人士一面呼吁要捍卫公民游行示威权,一面强调,正是政府的钳制才导致街头暴力局面的出现。

法国犹太人机构代表理事会(CRIF)主席罗杰·库齐耶曼在接受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访问时说:“目前在法国的犹太族群十分忧心,因为他们正见证着一场针对犹太人的恐怖主义浪潮。”他认为,巴以争端只是一个借口,反犹太复国主义只是反犹主义的一件新外衣;街上示威的人喊的并非“以色列人去死”,而是“犹太人去死”,甚至连用于祈祷的犹太教会堂都被攻击,仅在巴黎就有七座。

欧洲的反犹主义风潮有抬头之势,首当其冲的是拥有欧洲最大犹太人和穆斯林人口的法国。2012年3月,发生在法国南部城市图卢兹一所犹太学校的连环枪击案曾令举国震惊。凶手穆罕默德·梅拉,一个24岁的阿尔及利亚裔法国男子,在射杀3名犹太儿童、1名教师和3名士兵在内的七人后,被警方击毙。今年5月24日,有4名游客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的犹太人博物馆中被开枪打死。嫌疑人奈穆什来自法国北部,曾在叙利亚参加过极端的伊斯兰分子战斗,随后被法国警方在马赛逮捕。就在布鲁塞尔枪击案发生的同一天,2名身着犹太传统服装的青年男子在巴黎南郊克雷代伊市犹太教堂附近遭到暴徒殴打。

“近些年来法国社会上的反犹主义日渐严重,表现越来越露骨,也越来越暴力,”巴黎的一名犹太工程师亨利·达昂向《凤凰周刊》表示,“‘臭犹太人’这样的咒骂已经司空见惯,现在甚至发展到人身攻击和对犹太族群宗教场所的威胁。”

犹太人群体保护机构(SPCJ)的数据显示,尽管2013年反犹行为和威胁有所减少,但自2000年以来,反犹暴力事件的年平均数却是上世纪90年代的七倍。该机构称,2013年法国约四成的种族暴力事件是针对犹太人的,而犹太人总数不足法国总人口的1%。

面对国内反犹情绪的高涨,越来越多的法国犹太人选择移民到以色列。根据以色列犹太人事务局的数字,2013年,从法国迁往以色列的犹太人口数为3289人,比2012年高出60%,这一趋势有增无减,预计今年将会超过5000人。

法国曾有在二战期间协助纳粹遣送犹太人的不光彩历史,至今仍是最为敏感的话题之一。过去半个世纪以来,法国人试图将反犹主义关在“瓶子”里,但却又无法止住那个“妖怪”从瓶子里不时蹦出来。

质疑以色列的声音往往会立刻被控诉为“反犹”,“反犹主义”和“反犹太复国主义”亦常被有意或无意地混为一谈。这一混淆有时来自对犹太人未来的担忧,有时也是以色列支持者们的战略性武器。任何与“反犹”相关的字眼都在历史和“政治正确”的背景下变得格外敏感。法国一系列相关法律,尤其是1990年通过的反对一切种族主义、反犹主义和排外主义的盖索法(Loi Gayssot),也使得在涉及犹太人甚至以色列问题时,人人噤若寒蝉,不敢越雷池半步。

世俗化的困境

然而,当以色列对加沙进行猛烈军事进攻时,民间却打破了这一禁忌。很难说在法国爆发的多场反以游行在多大程度上是个幌子,但经济危机冲击下法国社会的躁乱、反移民情绪的影响和极右势力的崛起,再加上对犹太人由来已久的成见,的确在社会的不同层面掀起反犹浪潮。

今年年初,一场错综复杂的“禁演”事件曾在法国引起轩然大波。当时,法国著名脱口秀笑星、喀麦隆裔的迪欧多内·姆巴拉·姆巴拉因新剧涉嫌反犹主义言论,受到时任内政部长的强硬警告并被禁演。事后迪欧多内否认自己“反犹”,说反对的只是“锡安主义”或者“犹太复国主义”。虽然有外界舆论认为作为人权最核心内容的言论自由应当得到保护,但在法国政府看来,他已经越过法律红线。国家最高行政法院最终以“有损人类尊严”的理由禁止迪欧多内继续演出。

曾任总理办公厅政治公关的费德里克·圣克莱尔在法国《费加罗报》上撰文说:“并非反犹主义风潮在反犹太复国主义的掩盖下重生和壮大,而是以色列国本身的神学政治特性将犹太教与犹太复国主义紧密相连起来,于是相对应地,反犹主义和反犹太复国的联系也就建立起来。”他认为,这场争端的唯一出路,也许将类似于法国在20世纪初期颁布的“政教分离法”。但不幸的是,以色列并没有要这么做的迹象。

全法犹太人口约有50万,穆斯林却高达500多万。就在示威骚乱事件发生之际,法国也愈加为国家身份认同和价值观问题所困扰,约占总人口数7%的穆斯林挑战着法国世俗化决心的极限。

如今的法国虽有着深厚的天主教传统,却是政教分离的世俗国家。世俗主义原则(La la?cité)也成为法兰西共和国价值观极为重要的组成部分。但即便在实施非宗教化已200多年的法国,宗教问题依然是能触动人神经的敏感话题。

2004年法国国会通过一项法案,禁止在公立学校佩戴大号的宗教饰物,其中包括穆斯林头巾、犹太人礼帽以及基督教大十字架。这之后所引发的争议不断。今年7月10日,法国反对仇视伊斯兰团体和人权联盟联名要求法国埃松省维苏市的人民运动联盟市长取消一项规定——关于禁止女性夏季在维苏沙滩佩戴任何有宗教符号标记的头巾。

这次游行队伍中一些穆斯林的过激行为,无疑再次对法国境内的去宗教化原则提出了挑战。要知道,一些年轻的穆斯林面对警方管制时会大喊“Allah Akbar(真主至大)”。

如果说以色列在加沙的屠杀行径令人不能容忍,那么用宗教权利挑战共和国基本原则,以及将所有社会和政治斗争都诠释为“圣战”行为,则同样为人所不齿。如何在坚守共和国价值的同时推动积极的种族融合,法国社会正面临考验。

上一篇:伍德沃德:晃动白宫的人

下一篇:没有了